知产审判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相关 > 知产审判

通州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家纺市场创新发展五大典型案例

发布:admin 来源:通州区人民法院 关注度:1464

在第18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为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家纺市场创新发展的作用,通州法院从近四年审结的涉家纺知识产权案件中精选出五大典型案例公开发布。通过典型案例的发布,以增强家纺市场经营主体知识产权法律意识,促进家纺市场创新发展。

一、原告江苏金太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范某某侵害著作财产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原告享有美术作品《佩格》著作权。原告发现被告生产的家纺产品中有一款与原告的《佩格》基本一致,故诉请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

经通州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范某某停止侵犯原告享有的《佩格》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25000元。

【法官点评】江苏金太阳纺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系南通家纺城研发实力最强、企业规模最大的面料研发生产企业,在国内家纺行业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该企业管理规范、研发水平高、维权意识强,其研发的花型在家纺市场屡被翻版。三年来,通州法院共受理该企业起诉的知识产权案件265件。法院通过对该类案件的处理,有力惩治侵权者,激励企业自主创新及自我维权的信心,规范了市场的经营秩序,营造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良好氛围。

二、南通市嘉宇斯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浙江某公司侵害著作财产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原告享有涉案《M8662》《C136018》《C136016》等67幅美术作品的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将与上述美术作品基本相同的图案上传至其经营的优图网。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70万元。

通州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擅自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上传优图网,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在无法确认被告对被诉侵权美术作品具有合法来源的情况下,应认定被告构成对原告著作权的侵犯,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赔偿原告损失及合理费用70万元。

【法官点评】本案是一起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纠纷,按照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考虑到网络传播的快捷性、便利性等特点、涉案美术作品的独创性、花型作品的商业性价值等因素,全额支持原告主张的70万元法定赔偿额。法院判决依法保护了互联网环境下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对于规范互联网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三、原告陈卫峰与被告上海某公司、第三人无锡某公司、第三人海宁某公司侵害著作财产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原告享有美术作品《橙色馨语》的著作权。被告向第三人海宁某公司订购《橙色馨语》等印花布及色布,第三人海宁某公司提供坯布给第三人无锡某公司进行印花。之后,第三人海宁某公司按照被告的指示将《橙色馨语》等印花布发给案外人顾某某,由其为被告加工四件套。通州法院根据原告申请在顾某某家庭作坊中查扣到被控侵权布匹,经当庭比对,涉案取样的样布上的美术作品与原告的美术作品在作品元素、表现手法、排列组合及整体视觉效果等主要方面基本一致。原告放弃向顾某某主张权利,要求被告及第三人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10万元。

通州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三人无锡某公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印染复制原告享有著作权的《橙色馨语》美术作品,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被告和第三人海宁某公司在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指定花型并指示印染厂家向第三人海宁某公司订购《橙色馨语》印花布,制作成四件套后销售发行;第三人海宁某公司委托第三人无锡某公司印染复制《橙色馨语》印花布后提供给被告,均构成了对原告著作权的侵犯。判决被告及第三人停止侵权,共同赔偿原告损失及合理费用5万元。

【法官点评】印染企业系家纺著作权侵权行为的源头之一,本案的处理,可以促使印染企业加强自身管理,规范经营,对于没有合法来源、涉嫌盗版的产品坚决不予印染,有利于从源头上制止侵权行为,净化市场经营秩序。

四、原告杨某某与被告南通某公司、陈某某侵害著作财产权案

【基本案情】20168月,陈某某将一副以孔雀为主体元素的美术作品卖给杨某某。201726日,杨某某以该幅美术作品申领了作品登记证书,载明作品名称《雀灵》。20172月,陈某某又将一幅以孔雀为主体元素、仅在辅助元素上有所差别的美术作品卖给了南通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妻徐某某。20173月,徐某某以该幅美术作品申领了作品登记证书,载明作品名称《轻歌曼舞》。20175月,杨某某发现南通某公司印染并销售《轻歌曼舞》花型的面料,遂提起诉讼。南通某公司则认为杨某某存在侵权,反诉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通州法院一审判决南通某公司、陈某某立即停止侵犯杨某某享有的美术作品《雀灵》著作权的行为;陈某某赔偿杨某某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4万元。南通某公司、陈某某不服上诉,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我国《著作权法》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转让全部或者部分著作财产权。陈某某作为《雀灵》作品的作者,有权将著作权转让给杨某某,杨某某因受让而获得该作品的著作财产权,依法不受发行、复制等不法侵害,其该权利排除对象包括陈某某等不特定第三人。但陈某某将《雀灵》出售给了杨某某之后,又将《轻歌曼舞》出售给了另一家公司,其实质是将同一主体元素的美术作品分别出售给不同的当事人,构成“一稿二卖”,既构成侵权,又不为一般公众的认知程度所能接受,应当承担停止侵害和赔偿损失的责任。

五、被告人浦某等五人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汤某等二人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浦某伙同陈某以营利为目的,未经“波司登”公司许可,向被告人黄某、汤某购买非法制造“波司登”注册商标的水洗标、斜标、外包装纸盒、吊牌,然后让被告人王某等人生产假冒“波司登”商标的被子共计46409条,其中销售44089条,非法经营额合计288万余元。被告人邱某等人为了牟取非法利益,未经波司登公司许可,为被告人浦某、陈某来料加工假冒“波司登”注册商标的被子,收取加工费。被告人汤某等人为牟取非法利益,未得到波司登公司许可,非法制造“波司登”等品牌注册商标的外包装纸盒、吊牌,销售给被告人浦某、陈某。

被告人的行为严重破坏市场秩序,损害被害单位的利益,分别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被告人浦某、陈某、邱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三年三个月,并处145万元至28万元不等的罚金,其余被告人亦被判处相应刑罚。

【法官点评】本案被侵权的“波司登”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系广大消费者所喜爱的知名品牌,在家纺市场占有相当的份额。被告人浦某等人未经权利人许可,生产销售假冒“波司登”品牌的羽绒被,非法经营额高达二百多万元,此种行为严重侵害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欺骗了广大消费者,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法院对其中三名情节严重、悔罪表现不好的被告人判处实刑,有效震慑犯罪分子,彰显打击侵犯家纺知识产权犯罪的坚强决心,凸现良好的社会效果。

  友情链接

苏ICP备14026834号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通市易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8.0版本浏览